从东到西,联军超旗总在监狱

今天是蜜蜂被全服围攻的第220天,在一个月之前M2-XFE围绕蜜蜂的星城装甲和结构双方进行了两次决战,结果是联军超过300条超旗被埋在M2-XFE星城边,到现在仍然有130条泰坦不能上线。我想要在完全忘记这两次战斗和越狱本身故事之前把他们记录下来。M2几乎全部结束了,所以我将细节公开出来;未来WWB2全部结束之后,我会告诉FRT的成员他们为这场战争付出了什么代价,我们又是在战争里如何追逐自身的利益的。

2020年12月31日,M2-XFE和ZXB两个星城装甲,两个timer相距九十分钟不到,联军想要继续沿用反诱导照护着把他们打进结构。但是当天Mr. Vee带领的蜂群非常凶狠,在东八区时间凌晨他接连带着两支满编万王和小希队逼退了联军的常规,居然得以在星城装甲出增强之前把联军反诱导打下线。到了凌晨六点左右,联军想要再铆钉新的反诱导时间已经不够,帝国决定把整队的超级航母跳进星城进行防御。我早晨醒来时,联军已经投入了自己的泰坦和超旗,就这样当初联军和帝国的泰坦首次在星城上近距离相遇。

帝国的泰坦在星城出站口而联军在星城下方100KM, 与以往暧昧的站位不同,这回联军把王牌诚恳的放到离敌人最有利的位置,而帝国如果不接受挑战将会打破自己几个月来的宣传。”让敌人把泰坦放到我们星城上来决战吧” 就这样,Asher下令泰坦分组,点亮末日武器。

图片
帝国泰坦主动脱离挂靠,分组DD联军泰坦,这是整场战争里特别重要的时刻。

联军立刻明白这就似乎就是决战了,指挥系统开始全力运转,各个联军联盟的集结信息开始咆哮。一旦开始势必要打到当天维护,我于是通知成员慢慢上线。

FRT的ping绝对是场上最温柔的,NC当天大概ping了几百次

联军和帝国在互相交换末日武器的集火。每条泰坦5分钟可以发射一次末日武器,35个末日武器的瞬发伤害可以稳定击杀一条泰坦。FAX只能减缓他们死亡的速度,维修被泰坦炮和超旗集火的目标,即便如此如果被点名唯一获救的方法是重新取得挂靠或者跃迁离开星系。双方泰坦数量非常接近都在350条左右。我们很快开始在指挥通信里分配目标,把每40个泰坦分为一组单独广播自己的目标,有些小联盟泰坦比较少就会合并由大联盟多出来的泰坦拼凑在一块儿结成小组。偶尔我们的标准火力组里如果有伤害溢出,导致泰坦没有DD他的目标就死亡了,这时候会由小组FC之间暂时借用这些DPS。FRT泰坦上午八点进场,到九点半已经有了斩杀线火力。我开始给泰坦广播自己的目标,我们首先击毁了一条erebus

图片

上午帝国群的华人联盟并没有出动多少泰坦,而且因为进场顺序的原因,后进场的泰坦离我们越来越远,导致联军泰坦不得不边开火,边朝星城滑行才能保证敌人在火力范围(最后维护之前我们已经从距离星城120km滑行到30KM,增加了越狱的难度。)到中午十一点,我发现RR的泰坦开始慢慢进入射程,于是我开始每5分钟游戏时间清理一艘RR泰坦。联军经常遇到末日武器过饱和,有些火力组里的泰坦没有目标,我就会整合借用他们的火力,合并到FRT的多余泰坦里补充火力。NC对INIT采取了一样的方法,我们都专注于实力相对弱的联盟,这样他们的恢复速度不会和蜜蜂那样快。INIT的做法是让全部泰坦朝反方向加速远离,RR在下午已经没有新的泰坦敢解除挂靠。他们出动了大约13条泰坦,损失10条。FRT出动了61条泰坦,只损失8条。我在维护之前放弃寻求泰坦目标转而攻击RR的超旗,给他们再增加了3条超旗损失。

图片

M2装甲战斗在服务器维护时结束了,双方的损失惊人的相等,123条比125条泰坦。我们在维护之前讨论是否继续上线,因为星城已经进入结构,再上线敌人可以选择不接战,或者使用无畏换泰坦,而且联军有很多泰坦船体储备想要分发给当天阵亡的驾驶员在三天之后的结构里重回战场。所以,联军选择的不继续上线。 这个决定现在看来依然是正确的,永远不打无准备的战斗。可是联军本该弥补更多细节漏洞,有时候这些漏洞是致命的。。。

在M2-XFE结构增强之前,双方都在疯狂的补充战备,移动物资,结构是周日1月3号,我和panfam都呼叫了无人机区里的全部储备,在周六晚上带他们通过星城链条往前移动。因为彼时邱瑞斯入口已经被废弃充满海盗,卡彻入口更是被INIT当作集结点。NCFRT超旗移动非常缓慢,直到午夜我们也只能到49-之前。我让NC和FRT的泰坦一起在4-0下线,早晨六点开打之前再继续前进。

这已经给失败埋下了种子,蜜蜂周六凌晨2点开始进场,整5个小时总共进入了四千多人。我看着本地频道隐约觉得计划里有些不稳妥的地方,但是联军战意高昂,我们明白蜜蜂要放开全部家底一搏了,星城如果击毁蜜蜂的泰坦将无路可退,同样星城如果维修成功,联军的泰坦将会被埋在原地。因为M2-装甲非常流畅,我们对服务器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回想起来,哪怕服务器完全正常,打这种赌博也不合理,应该在维护之后就诱导泰坦进场保证所有人能够加载完毕,而且我们应该诱导到铁壁而不是直接在星城上方。不过一切已经是历史了,联军在星城出增强前40分钟开始诱导进场。这时候FRT的泰坦还在319等跳跃疲劳。TEST是最先进入隧道的,也是最早发现问题的。Vily开始说他的泰坦被弹回了T5ZI的太阳,而电扣了,疲劳也累积了。这个时候panfam的泰坦也已经在隧道里等待加载M2-XFE。可是他们始终没有等到,服务器开始出现问题,大量的泰坦被弹回T5ZI,当指挥部觉得非常疑惑的时候,更多的泰坦开始在M2诱导上物质化显现,我们明白搞砸了。

那是很难熬的两小时,不停的有泰坦逐一显现在M2-诱导上,他们无法使用装备,没有任何增援,孤单的面对蜂群的舰队。TEST是最早物质化的泰坦群,他们受到了最大的损失,80条泰坦逐步出现在M2,他们甚至没有装甲,没有技能,装备全部下线就被瞬间击毁。而有些泰坦在被击毁之后,又奇怪的出现回T5ZI,只不过已经变成空船,人们称为幽灵。那天出现了很多幽灵,如果KM显示是空船那么大概率他已经被传送回T5ZI,但是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M2就已经死了。等到NCPH泰坦开始物质化的时候,FC终于回过神来,开始自救。PH斥候发现每死掉部分泰坦,就有新的加载成功,周而复始。联军开始明白当地已经有了一个人口上限,所以开始疯狂投送常规进入星系,想要把泰坦顶出M2让他们永远不能加载出来。后来又有人提出,已经跳跃的泰坦应当在星系里,而且暂时没有下线倒计时,我们开始命令超级旗舰直接关闭客户端,于是蜜蜂组织起ECM脉冲波截击队开始给联军的泰坦,无论是物质化与否的,强行增加PVP下线时间。到最后因为不断涌入的常规,本地节点‘如愿以偿’的瘫痪了,意味着不会再有新的泰坦出现。

M2蜜蜂泰坦行刑队

M2结构是一次噩梦,在联军愉快的梦游了几个月之后第一次发现自己身处绝境之中。

联军损失165条泰坦(包括幽灵泰坦,也就存活可能是量子态的泰坦)帝国损失0条。

图片
Test损失99条 PH44条

Papi仍有200多条泰坦在星城下方,状态良好但燃料不足;有接近100条泰坦在星城上方,多半是幽灵状态没有任何防御。M2星城维修成功,蜜蜂士气如虹,当天击毁了M2-的基础设施中心。战争似乎已经结束了,蜜蜂赢了。

Test在之后的十几天都处于无领导人状态,他们蒙受了最多的损失,而未来非常阴暗。Panfam也无力组织有效的防御,几天内丢掉了绝地全部基础设施,似乎蜜蜂已经彻底收复了绝地。Legacy这个时候开始传出叛变的谣言,小联盟们在精打细算自己的未来。CCP宣布虽然服务器表现异常,但是他们将恪守中立不帮助任何超旗移动,也不补偿任何损失。相对应的蜜蜂每天开着直播在M2星城外面超旗阅兵顺便嘲笑联军只敢在维护前10秒登录。

诚实的坦白,M2之后联军指挥部几乎彻底荒废了两周,没有任何方向没有任何联合的行动。直到一些下级FC这时候站出来,开始顶替他们的联盟高级指挥,这些人在这次灾难里表现出让我敬佩的毅力。Test联盟的Sieku和panfam的Pitts/Bob/DJ等人继续不屈不挠的每天增强蜜蜂反诱导,哪怕没有任何进攻可能。Test的联盟权力实际上转交给了一个临时上任的联盟总监,Karmen继续和我们保持着联系,联军终于开始尝试计划如何越狱。

很幸运FRT在M2结构没有投入更多泰坦,所以FRT的被困数字一直是61,而且在底部状态良好。有着丰富的超旗被监狱经验,我并不担心FRT泰坦无法突围,特别是蜜蜂所作的一切都和UALX完全相同。他们无节制的透支成员疲劳,对于任何佯攻都草木皆兵。我们虽然丢失了重武器,整个联盟在东八时区的常规优势依然是明显的。所以联军开始采用大量的灵活的常规疲劳战术,铆钉M2星系里的堡垒来逼迫蜜蜂接战。联军每次触碰泡泡阵,蜜蜂都会组1个超旗1个常规队伍迎接。然后联军就会在敌人组好队之后离开,隔天继续。我们花了三周时间来消耗他们的耐心,直到蜜蜂澳洲时区没有FC愿意蹲守,而需要Asher亲自闹钟起床来对抗我。服务器维护之前,也就是国内17 18点是很传统的超旗越狱时间。服务器维护是个强行止损工具,防止越狱失败之后变成排队枪毙。所以蜜蜂断定联军在维护前越狱的可能性极大。

他们错了,在M2的前两周联军的指挥部根本支离破碎无法组织任何大规模越狱。他们本可能借此机会击毁YZ9星城,断了联军后路;或者击毁T5ZI基础设施,直接威胁联军集结点;很多比堵在M2更好的选择,但是蜜蜂冲昏了头脑,毕竟历史上没有人做到这么绝对的单次战斗胜利。等Elo开始重新指挥尝试攻击T5ZI ihub,TEST已经开始有管理回过神来,给T5ZI在窗口期铆钉反诱导。联军还开始启用了一个联合指挥转发器,让任何联军的FC可以有权限集结所有联盟间的常规。这样就算有些FC仍在口吐白沫恢复精神,我们也可能使用他们联盟的人力资源。这是个很厉害的工具,NCPL有经验的老FC从来没有享受过人数优势,现在他们配备了整个papi的常规,加上自己的技巧,开始可以和战斗热情疯狂的蜜蜂对抗了。

终于在第三周,Vily恢复元气,开始重新策划正式的越狱。这21天里,联军泰坦都借用维护前上线恢复了电力检索了自己的燃料。我们决定首先撤离底部泰坦,时间设定在Asher准备去睡觉之后,也就是北美时区深夜,加八下午一点。每个联盟都用各自泰坦驾驶员的ESI计算了我们需要打哪些铆钉泡泡才能最快离开。然后准备了大量的隐轰投炸弹清理轻拦的泡泡。

星城原点泡泡和泰坦的相对距离
图片

27日下午一点,所有联盟开始集结,没想到Asher依然在线立刻明白我们终于要越狱了。蜜蜂也开始增援。他们的泰坦开始近距离进场和联军泰坦贴身,这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当蜜蜂决定DD之后,联军投入了300条无畏近身对换战损。蜜蜂被迫在第三条泰坦之后开始转火无畏,减少损失。最终花费大约2小时,联军的泰坦撤出了180条,损失5条。蜜蜂也损失了5条泰坦,但是击杀了超过300条联军无畏。双方都认为这是场战略胜利。

图片

蜜蜂的士气打击依然是很难掩盖的,第二天轮到蜜蜂丢掉M2基础设施中心了。很多人不明白如何从巨大的战略优势被拉成平手。虽然还有120多条联军泰坦被困,但是颓势已经挽回了。

这场战争就这样走了一个弯路回到原点。所有联军的计划都被推迟了整三十天。任何人都明白M2之后,1DQ星城将是非常难以攻克的,防守方只需要上线六千人就可以保证胜利,反诱导在1DQ将不会有作用。所以各个联盟都在调整自己的胜利条件,而且不得不承认战争会继续延续下去几个月。

如我开头所说,FRT为盟友默默付出了长足的代价和努力,这些选择现在还不能看出来结果,但他们会影响战后各方势力的平衡。我不认为绝地还会再看到M2这样的泰坦决战,但是任何声明某方胜利的言论 都是对未来过于乐观,和对战况感到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