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到二十三天:源泉我们收下了

战争让人疲惫,联军处于优势阶段,所以不需要我花费太多精力。这五天,源泉彻底换了主人,东邱瑞斯大部分陷落。

image
联军势力目前在粉线之外,ADM低于3的星系都已经被PH夺取。

INIT号称要做源泉死士,让联军每前进一寸都走在沼泽里,实际上联军只用值守舰队和PNQY集结点为基础,耗费0指挥成本,把大半个源泉点燃了。最好的进攻就是暴民自发的增强绕点,每个增强时间都能给普通成员更多信心和即将攻破源泉的暗示,不可阻挡而且非常可持续;最差的防御则像INIT目前这样,指挥官都失去了方向,成员认为既然联盟放弃源泉,那么有秩序的撤退不如不打,死守KVN-Y2AN一线即可。联盟承诺防守源泉三星座,但行动上25日开始超旗包括泰坦队伍已经开始转移到Y-2AN。每个时区都报告有大量的货舰进入Y-2星城。KVN死的诱导船大概有两页,这是联军唯一能做的。至少还没出现转移被抓超旗的情况,在某天国内晚上FRT尝试伏击源泉华人公司BOP的转移舰队,BOP行事很细腻没有给我机会,成功把大部分重要物资搬回了绝地。

压垮源泉守军心理防线的大概是IGE基础设施中心被摧毁。看到敌人把泰坦转移到Y-2,我们认为INIT的联盟会议只是空城之计,想要给撤离争取时间。Y-2的超旗泰坦如何保护IGE星城? 所以联军组织了3个满编在欧洲时区把IGE和J5A的基础设施中心,超旗制造堡垒打进增强,2天之后INIT果然只做了象征性抵抗就把IGE拱手让人,2个Sotiyo被打进结构,1个tatara被击毁。

image
PH欧洲人数是goons两倍多,这就是被胜利催眠的疯狂暴徒。NC偶尔返老还童,别在意。

这两周来WC的外语联盟和FRT里的英语系玩家比FRT的华人还要积极,在欧洲美洲时区我们参与了全部行动。FRT英文指挥black sky从开战到现在发挥出色,风格极其稳健,没有他WC不可能发挥这么大作用,所以升格他作为EN时区指挥首席。27日上午他在1-SMEB带领WC PL缪宁队+PH猛鲑队和蜜蜂INIT3支队伍在跳桥接战。Black能够在900人混战里找到节奏并且面对elo asher不落下风让我非常感动。WC始终是+8时区华人主导的联盟群,在反时区弱势的情况下能够发掘培养出这样的舰队指挥是我们的运气,也是这场战争里我想要得到的。

image
虽然是不该打的战斗,毫无意义在敌人主场优势下接战

联军甚至尝试增强J5A星城,但没有成功。INIT缪宁在星城保护下随意开火,定点防御不停的轰炸铁骑。事后联军指挥部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争执,让我担忧在前方,某个更加迫切的难关出现的时候联军如何保持团结和效率,不过这是未来的事了。

邱瑞斯,一片谁也不爱的地方。特别是他的东部,毗邻低安海盗窝,任何人都可以随时投送到这里,无防御纵深可言。在战前东邱瑞斯是蜜蜂经营的一个搏击俱乐部,宠物联盟可以在这里特定规则下生活。但是这群宠物里出现了一个叛逆,蜜蜂非常生气就把他驱逐了出去。结果这个叛逆的小角色倚靠低安空间站,不停的骚扰东邱瑞斯星系。蜜蜂无法,正好PLA荣耀想要建立自己的联盟,就让UED这个小号联盟接管了东邱瑞斯。UED全部是PLA的小号和租户,单独设立只是为了特殊的+8时间窗口优势。本来这是个很妙的主意,各方都获利。超旗改版之后1DQ六光年内都巴不得敬而远之。想要找安静角落,这时候UED的星系就非常祥和,叛逆的小角色(我甚至不记得名字)曾经尝试联络亚洲时区联盟帮忙攻击,但是FRT没有兴趣,韩国人偶尔去了几次,其他时候小海盗只能望洋兴叹。战争开始之后不同了,49-U6U XZ-SKZ这些星系层层加固,联军没有机会染指。我们现在最好的机会就是从卡尼迪低安进入。经过前三次失败尝试,我知道在蜜蜂也认识到了这点。每次增强他们都会从49带旗舰支援东部,靠我们当时的投入是不会有进度的。

所以7月24日周五,借助着3-FK的出增强,联军集结了四支满编队伍。我们的目标是大面积增强邱瑞斯UED,然后在周日给联军其他时区的人打闹钟的机会。3-FK本身已经不太重要,这里的星城正在解铆钉,我很确定帝国不会想要用3-FK来防御东邱瑞斯,这里就像源泉,只是路障。我们从下午1点到3点,增强了23个基础设施。Asher有渎圣队伍但他当然没有接战。周六是每周的帝国脱口秀时间,主持人Brisc Rubal说“联军只是来分散我们注意力的,凌晨1点到5点,23个timer,你觉得他们会都来打吗?”

26日周六联军还真的打满了5个小时,当然这里最该出力的FRT由于我特殊原因只参加了一半,之后我请日本联盟CA接替WC清理掉了全部基础设施中心。蜜蜂美洲时区指挥Asher的战斗意志十分惊悚,他带着70个截击也几乎打满全场。到最后Legacy总共ping了也许10次,才把他的截击队拦下送回家。Progod付出时间情有可原,这是他的战争而且他在赢。Asher在极度不利的条件下顽强抵抗,让我非常敬佩。

image
邱瑞斯大致的势力对峙,当然每天都在变化争夺,帝国系有地利。

说到顽强抵抗,最近发现荣耀老板也在记录着WWB,用他自己的网站和角度。就像我说的,这家公司以他们的体量,给联军指挥部带来了不相称的烦恼和阻碍。其他帝国系内的华人联盟与之比较就很难堪。PLA里有些完成原始积累且非常懂得特勤战斗的个人,在这次战争里他们表现出的意志是真正绝地主人才有的,而不是像帝国的食客。生死存亡的战争岂有龟缩在星城里等集结的时间。可惜时运,个人性格等因素,PLA没有凭借UED前进到下一个阶段,但我相信接下来的战争里他们依然是+8时区我需要解决的棘手问题。

就是这样,我在战争第二周患上了PTSD,而且联军暂时不需要我,所以black sky会带领FRT配合联军慢慢的把源泉里剩下的INIT炖了,然后再考虑下一步。FRT还有比WWB2更重要的问题,七月底联盟会议我们会给成员解释。你们也许会看到其他人开始给公众号投稿,也许我们会做个大众投票来决定给报道哪部分内容。FRT不缺乏内容,万古的绝地隐秘投送队,六道的源泉堵门小分队,牛蛙和HY欧塔萨塞低安带新人和Volta斗智斗勇的故事等等,感谢期待和耐心。